邯郸在线首页 资讯 政府 企业 论坛 吃在邯郸 玩在邯郸 女性 婚嫁 教育 二手 游戏 便民 人才 房产 生活

霍家在香港的地位超然 香港霍家真实资产上千亿

来源:邯郸娱乐在线 作者:娱乐小编 发布时间:03-20

 20130312002820157.jpg

坐在古雅的扶手椅上,霍震霆略显疲惫,但仍保持端坐。

这位香港大亨依旧是外界熟悉的模样,一副戴了数十年的黑框茶色眼镜,多年未变的发型——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黑色双排扣西装下,白色衬衣配一条红色领带。

这是位于北京市东长安街35号的贵宾楼饭店。这家由霍英东取名,霍家合资建造的饭店曾接待过美国前总统布什、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前总理科尔、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国际政要。

如今,每年三月全国两会期间,这里都会迎来大批政商学界知名人士,霍家也在此为两会代表中的部分港澳人员提供免费吃住。

在与记者见面前,霍震霆前一天夜里刚从北京返回香港,次日中午又马不停蹄飞回北京。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原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霍英东集团执行董事、霍英东基金会主席,霍震霆身兼数职,他需要在不同角色间来回切换。

作为香港四大豪门之一,霍家为大众所知更多源于其为北京申奥成功及中国体育事业做出的诸多贡献,这也让霍英东赢得“红色资本家”的称号。

4月21日,霍家再次走到聚光灯下。
是日,霍震霆携儿子霍启刚和霍启山出席广东自贸区和南沙片区揭牌仪式,这也意味着,霍家三代的“南沙拓荒”取得阶段性成果。

十年前,家族灵魂人物霍英东去世,身为长子,霍震霆接过了父亲的权杖。

在揭牌仪式上,霍震霆说“家父在下面也会觉得高兴”,言辞间数度含泪。

对外界而言,霍震霆已然是霍家庞大产业的“形象代言人”和“新闻发言人”,而对霍家来说,霍震霆更是这个豪门家族的桥梁,连接着上下两代人,平衡着兄弟长幼间关系。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霍震霆聊起父亲、霍氏三代拓荒南沙,以及霍氏家业及家族的企业文化和精神传承。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健谈的人。”霍震霆笑着说。

“人生就像广东的粤剧,每个人的活法是不同的,有的人在演一场大戏,而有的人只是出现一两分钟,翻了几个跟头,人生就落场了。”霍震霆说,小时候“老人家”经常用这个比喻来诠释人生。

霍震霆口中的老人家,是他的父亲霍英东。

霍英东自小家贫,7岁丧父,12岁考入香港皇仁英文书院,成绩优异。战乱时期辍学,曾做过苦力,开过杂货铺。

后,祖父和两个叔叔都因驳运葬身大海,出生在父亲船舱内的霍英东子承父业,由此积累了第一桶金。

“二战后香港经济复苏,他抓住时机进入驳运业,并由此做到石油、航运、酒店、旅馆、赌城等领域,唱出了自己的人生大戏。”霍震霆说。

 

时间倒退至上世纪50年代,虽然李嘉诚已名震香港,但相比之下,霍英东才是香港真正的“土地爷”。

彼时,霍英东名下已拥有立信置业公司、有荣公司、信德公司等60多家企业,从高档写字楼到货运码头的霍家员工超过10万。

这也意味着,当时香港200多万人口中,平均20人里就有一个是霍家的员工。霍家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香港的神经。

霍震霆12岁被送往英国留学,当时虽然父亲很忙,但每周都会给他写信,“实在忙不过来时也会督促秘书代写,他不送礼物给我,他给我寄中文的报纸。”

父亲告诉他,学英文很重要,但不要忘记自己是谁,更要关注国内的变化。

而只要霍震霆回到香港,霍英东也会带他亲历家族业务,耳濡目染。

改革开放后,霍震霆随父在内地开始了多次投资。

1979年,霍家在内地开发了第一个中外合资宾馆广东中山温泉宾馆,三年后,霍家又在宾馆旁边建了内地第一家高尔夫球场。

此后,霍家还陆续在广东捐建了广珠公路扩建、洛溪大桥、沙湾大桥、番禺体育场、广东省人民医院心脏中心等近百个项目。

对于投资内地,霍英东虽然频繁出手,但也相当谨慎,“每一件事家父都很小心。”霍震霆回忆父亲当年的诸多决策时说。

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是,当时在北京建贵宾楼饭店,有人建议霍家在顶层搞个旋转餐厅,霍英东立即说,“如果一定要这样,那我就不干了,旁边就是北京饭店,我不能超过北京饭店,要考虑影响,考虑大局和整体。”

在霍震霆眼里,父亲话不多,喜怒也从不轻易表露。和绝大多数传统的父亲一样,在霍震霆的记忆里,父亲几乎从未用语言表达过对子女的情感和认可。
“即便是得知2008年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他也只是连说了几声好。”霍震霆说。

每一个家族企业都有不同的基因,霍英东无疑是霍氏家业的基因缔造者。

从投资轨迹可以看出,霍英东多采用合资或独资形式把大笔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如公路、桥梁、楼宇等。

而与商业平衡的另一面是,霍氏家族也在内地捐赠了诸多承载公共服务的项目,如番禺大桥、南沙大桥等。商业与慈善是这个豪门家族多年不变的“平衡术”。

同为香港豪门,李嘉诚的投资策略则明显不同。李选择的大都是短期项目,投资少、回收快、利润高的热门城市、热门项目。

两年前,国内地产行业形势下滑时,李嘉诚也果断抛售迅速撤离。一个鲜明的对比是,李氏家族开始撤离大陆时,霍家却在南沙加大投资。

目前,李嘉诚旗下已有多家上市公司,而霍英东集团却仍未把上市提上日程。

霍震霆对记者说,“父亲当年在这方面就比较保守,因为有其他股东进来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压力太大。”

相比之下,霍家似乎更重视精神的传承和名门声望。

霍震霆说,家族虽然庞大,但在家里,吃饭是不准谈生意的,这也是父亲霍英东留下的规矩,“饭桌上,谈的更多的是价值观,谈做人。”

小时候,霍震霆曾亲见父亲在香港地产界,因开创分层出售卖楼花和分期付款而一枝独秀。成年后,霍震霆开始跟随父亲掘金澳门。

香港、澳门之后,霍英东开始将资本的触角伸向大陆。

上世纪80年代,霍英东率先把眼光投入内地。南沙,是霍英东想要留给子孙的藏宝图。

霍震霆说,1982年,父亲带着他前往南沙,并告诉他,你要开发南沙。

霍震霆曾经犹疑,大陆的大城市多的是投资机会,为什么选这片蛮荒之地?父亲的一番话回答了他的疑问。

霍英东预测,广州经济圈终将向南辐射,而港澳经济圈也会向北延伸,他的目光便聚焦在三地中心——他的故乡番禺县南沙镇。

公开资料显示,南沙距广州62公里,距香港39海里,距澳门30海里。南沙镇南临珠江口,东隔虎门水道与东芜市太平镇相望,且三面临海,海岸线全长25.5公里,有建深水港的天然条件,此外,省港澳高速公路也从中穿过。

“背靠的广州又有大量工业可发展,先天条件可遇不可求。”霍震霆说。

此外,在彼时霍英东的眼里,香港和家乡虽一水之隔,社会发展却有天壤之别,霍英东希望儿子把南沙建设成广东乃至全国对外开放的窗口。

开荒是孤独的。

霍震霆陪着父亲经历了开发南沙的全过程,“起初南沙连条路都没有,处处是烂泥滩,从香港回祖籍广东需要过关,军人把守。”

霍震霆仍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回广州,路程要8个小时,车过之处尘土飞扬,孩子们见到轿车稀罕地跟着跑。

80年代末,霍氏父子开始建海岸护堤,填海造地。

20多年后,南沙终于有了城市的模样。2006年霍英东去世,下了一半的南沙棋盘交到霍家二代手里。

依据霍震霆的设想,香港距离南沙的路程仅20分钟,南沙的房价比香港更为便宜,年轻人可以到南沙发展。他希望改变现在的造城趋势,把南沙建成独具特色的海滨小城。

“比如欧洲,很多的旅游都是小店,现在谈的都是小生活,我们国内发展的很快,很多东西几年就建立起来了,但是有没有带来一个稍微好点的生活方式?我们应该慢一点想一下。”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成了世界的制造中心,广东变成了世界工厂。但是这也给霍震霆另一个触动,现在的知名品牌几乎全都是国外的。

霍震霆说,“我们有那么深厚的历史和文化传统,现在的年轻人也有很多创意,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的品牌?”

他希望将南沙打造成中国南部的一个小型外事活动中心,把香港、国内、国外的年轻人笼聚在一起,产生一些互动和交流,把中国的文化元素表达出来,“比如在产品设计里多一些中国元素,让国外的人多了解中国,同时他们好的品牌经营管理经验中国也可以学习。”

“小米就是个例子,”霍震霆说,“中国品牌现在也已起来,中国很多技术已经过关,中国的人才很多。”

他希望吸纳一些创意产业和服务业,把南沙建设成港澳穗三地青年宜居宜业的地方,“现在创业很重要,特别是年轻人的创业能力很强,我特别希望有创意的年轻人将来可以到南沙生活,同时发展他的创意产业。”

他的人生大戏尚未到谢幕之时。

 

分享到:

最新资讯

图文资讯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