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在线 > 原创资讯 > 正文

兰亭书法节之人物  绍兴在外文化名人的“回乡之旅”

文章来源:邯郸新闻在线 作者:新闻小编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3-27 09:13:05

 

 
  白砥 书
  白砥 书
  白砥正在演示书法创作

  白砥:

  故乡深厚的人文积淀

  是我的创作的源泉

  16年前,白砥在绍兴博物馆举办了个人书法艺术展,我曾经作过一个采访。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艺术成就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他的为人处事自然也随之改变,但一些基本特质好似还在:依然是一脸温和的微笑,依然是安安静静的坐姿,依然是惜字如金的谈吐。他说,自己不善言谈,没有想着刻意去改变,“我喜欢绍兴人‘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作派!”确实,白砥始终在埋头“干活”,不断推进新的目标,不断以新颖的方式展示,始终在中国当代书坛搞得风生水起。

  白砥以感恩的口吻表示:“故乡的山山水水给了我许多灵感,故乡的深厚人文积淀更是我创作的源泉。”

  记者 单建华

  擎创新大斧,开出一条路

  白砥是误打误撞进入中国书坛的,是以创新书风确立其在中国书坛的地位的。

  21岁之前,白砥虽然也临习过一些书帖,但并没有把它当作爱好,更没有想到要在这上面玩出名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在北京国际政治学院法语系学习的他,突然产生了一种书法创作的冲动,信手写来的一幅行书,竟在全国神龙杯书法大赛上夺魁,从此倾心翰墨,并把专业作了“战略调整”。1987年,白砥成为浙江美术学院,成为沙孟海等人作导师的硕士研究生。此后,他又成为章祖安先生的博士生。他是中国第一代书法博士生之一。

  半路出家的他,一上场就是“勇猛精进”。

  自1986年以来,白砥出版发表书法作品数千幅,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近百次,举办个展几十次。书法创作坚持创新,在现代书法、碑帖融合等领域有突出贡献。在他的书法作品中很容易看出其鲜明的特色:结构上的大开大合,线条上的巧拙互陈,空间上的对立统一等等。

  白砥对书法的理解,并不停留在“把字写好看”这个层面。“书法并不是仅此而已,它承载的是中国人对自然、人生的深刻体悟和理解,是一门载‘道’的艺术。”他是这样看待书法的传统和现代的关系的:古人和今人都言书法创新,但书法的本质不会变。书法的“传统”和“现代”,决不是矛盾对立的。她是同一条河流,或平缓、或汹涌。只有源头充足,河道通畅,才不至于使她走向干涸、走向死亡。 

  白砥是一位思想型的书法家,他以一系列创新实践换得累累硕果,成为当代实力派书法家代表人物之一、新时期中国书法创新的主将之一。   

  

  汲古为我用,攀登更高峰

  许多创新派书法家在时代的大潮中“风吹浪打去”,为什么白砥一直稳稳地占据着一席之地?

  “我个人近年一方面继续学古,另一方面渴望不断岀新。不断岀新难度很大。大多数的成名书家,有一定的风格后便不再探索,创作也就成了‘几分钟的写字’,这与书法作为艺术的理念是背离的。但在自我风格前提下拉开作品与作品之间的距离,不仅须动足脑筋,更须不断学习古人。从学古中寻找灵感,寻找能够拓展的思路及手法,才有不断深化与创新的可能。”

  2010年,白砥的临古展及湖南美术岀版社岀版的《白砥临古书法精粹》(八卷),便是立足于这样一种思维,因为在书法界,他的形象基本是以创新者为主,无论是碑帖融合还是“现代书法”的探索领域。这套书让世人明白了他的创新的基础条件,也就是说,创新不是在沙滩上造楼,而是需要很深厚的传统积淀;2014年《白砥书法探索三十年》岀版,并在绍兴、杭州两地举办了回顾展,是他大学毕业后三十年间的从艺小结。2015年,他又为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即杜诗百品创作,努力通过十年时间完成这项工程。“一百件作品如不追求形式与面目的差异,或许几天就能完工,但要件件有所差别,何其难耶!或许最后未能完全做到,但我会全身心地投入,这是一个艺术家应该有的理想。”

  白砥不断创新的背后,是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实施了“阶段性计划”。

  

  勤奋获灵感,专注求开悟

  白砥是一位极为勤奋的书法家。

  在其数十年的学书经历中,除了开会岀差等,基本都扑在书法学习、教育、创作及研究上了。在读硕读博阶段,一天写十几个小时是常态。平常练习及创作一般每天也在五六个小时。“这倒不是说我比一般书家勤奋,因为每天到工作室,自然而然就会进入状态,不写字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不爱睡懒觉,起床前的思维最活跃,一些想法与灵感常常在早晨形成,早饭后便到工作室创作实施,或写成文章或短论。对书法的这种投入,已深入骨子里,真有‘不可一日无此君’的感觉。”

  从艺者身心的投入是其取得成功的不二法宝。这份投入包括勤与领悟。勤是基本,悟是提升。“每有所悟必会勤奋地投入学习与创作,同时,勤奋中常常会让你不断地启悟与获取灵感。”白砥就是以这样的姿态一直坚持着前行。

  在当代书法家中像白砥这样勤奋的,不是很多。

  当我谈到,除了勤奋不足,当代书坛还存在重技术轻文化现象。白砥深有同感,他说:尤其是新世纪以来,书坛多热衷于组织展览与活动,培养了一批职业写手与获奖专业户。展览作为书法普及与提高的一种方式,本来是激励书写者认真学习与创作的有效途径,但展览评审机制及评委组成的行政化使其常常将一些有思想的探索者拒之门外,久而久之,展览也便成为耍技巧博取大多数评委认可的场所,于是,唯技术时代应运而生。这种轻创造的时风虽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书法的基础训练意识,但它无疑削弱了书法作为艺术的本质化要求------多数人不再究心于思悟与探索,不再究心于创造与创新,不再究心于深入与挖掘,这是对艺术最大的反动!

  书法家最重要的是进入创作状态。单纯的写写字,把平日里练的复制岀来,虽也可能写得好,但却不能成为严格意义上的创作。故书法家与书法艺术家其实是有区别的。我们平常听一些大腕歌星唱歌,除却唱得好唱得有特色之外,还会要求他(她)能不断有新歌岀现,也就是说,歌唱家需不断突破自己,才不会被遗忘。书法家亦然。

  

  永记故乡情,永葆人文气

  故乡情结一直影响着白砥的艺术创作。

  从他的一些书法作品及书法理论中不难看出绍兴人特有的哲理思想,特别是他那些古雅而又充满着生命力的浅条里浮现着绍兴历代书法家的影子,比如王羲之的造型意识、空间感、结体的跌宕多姿、穿插的巧拙互补;徐生翁线条的硬朗厚实,造型的朴拙藏奇。

  对于故乡的无尽馈赠,白砥始终抱以深深的感恩。

  “我现在常常回故乡看看,一是因老母长年卧病在床,是一份牵挂;同时也与一些书友会会面,叙叙旧;更重要的是感受家乡山水人文的那一份情怀。自1989年始,我先后在故乡绍兴举办过三次个展,作过几次讲座,也尽可能提携并培养一些有潜力的书法人才,包括培养博士生硕士生及其它途径的研修生等。对有突出才情的后辈,我都会尽力举荐,也会跑去参加他们的展览。”

  他常常或徜徉于故乡的青山绿水,或行走于街头巷道,捡拾不绝如缕的灵心巧思与人文气息,接引绍兴人文中特有的“感性与理性”交融的气质。

  在他的一件作品中,有时会让人感觉既感性又理性。这是因为作品有新思,肯定会感性;而笔道及结构中的理法,则多靠经年积累,故又体现理性。单纯感性的东西常常会经不起推敲,一味理性又无疑会死水一潭。所以,优秀的艺术家,必兼具感性与理性。正是因为他自幼受古越文化的熏陶与滋养,才养成了绍兴人那种善于思考,勇于探索又不事张扬的特性。

  “作为一个绍兴人,我希望故乡既能保护好历史文化遗存,又能不断创新,使之丰富与拓展。”

  

  白砥简介:

  1965年生于绍兴,本名赵爱民。1984年毕业于北京国际政治学院法语专业。1987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书法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1999年获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九三学社中国美术学院支社主委,浙江省政协委员。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